温香软肉丁字裤
时间:2021-06-24 03:05:20

001 接错客
  我是公司的很普通的销售代表,为了赚点外快,晚上就做了滴滴司机。
  这一天吗,跑完一趟车后,一看时间已经晚上一点多,正准备关机,收工回家休息的时候,没想到又接了一个电话。
  我问了一下地点,巧的是这个客人住的地方,正好和我家是一条道上的,觉得顺路就答应了。
  客人在的地方,是云城一家高级娱乐会所,吃饭唱K为一化,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但这边还是车水马龙。
  我到位置后,点了根烟靠在车门口等了一会,远远的就看见两个中年人,扶着一个醉醺醺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,还时不时摸了她一下。
  在这地方很常见,我也懒得在意,正准备催促那位客人,动作快一点的时候,我楞了一下,才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我们公司的副总,陈沐!
  陈沐三十出头,火辣性感的身材,非常的漂亮,就是平日里对公司职工没什幺笑脸,只要翻了一点错就要挨骂受罚,人送外号,陈魔头、陈暴君等等。
  正当我扭头要回避的时候,没想到陈沐喊了一句,“那个王司机,你过来,快点!”
  她认出我了?我懵了一下,见到陈沐催促的眼神,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,正准备和她打招呼。
  陈沐顺势挽住我的胳膊,回头对那个中年人笑了笑,“不好意思,今天你们不用送了,改天再聊。”
  说完,陈沐推着我走,那两个的中年人有点不甘心,一直盯着陈沐,刚想上前说什幺。
  陈沐在我耳边小声的说:“走快点,要不然有你好看的!”
  我连忙点头,拉开车门,扶她上车后,面带微笑看着那两个中年人,转身坐到驾驶座上。
  “臭男人,以为我好欺负。”陈沐嘟囔一声,整个人趴在我的身上。
  陈沐身材丰满,身上酒气和香水混合,软绵绵的,我当时就有些不淡定。
  要知道在公司的时候,我见到她都是绕着道走的,可实在没想到,她居然主动躺在我怀里睡着了。
  我心都快蹦到嗓子眼了,犹豫着到底该不该送她,这时候那个叫滴滴的那位客人打电话来,问我到了没有,我刚想说话,陈沐突然坐了起来,差点磕到我的下巴,一把夺过电话号码,她气势汹汹的说,这辆车我包了,你再叫别的车吧!
  说完,把我手机丢到后座,催我快点开车,我一脸无奈的时候,电话又响了,我只好翻到后座拿起手机一看,正是刚刚那位客人,骂骂咧咧的说,你什幺意思,信不信我投诉你?
  我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,一边是嚷嚷着要投诉我的客户,一边是我的女上司,权衡利弊之后,我腆着脸和那位客人道歉,只求他不要投诉我,没办法滴滴这种东西最重要的就是信誉。
  随后,扶着陈沐坐好,毕竟我也不想因此丢了一份正式工作。
  我握着方向盘,手心手背全是汗,粘粘的一脸尴尬的问陈沐她家在哪,谁知道她却已经头靠在在车窗边睡着了。
  我想叫醒她却没有那个胆,开了一段路,是在是没有去向只好停在路边报亭买了瓶水,看着倚着车窗熟睡的女魔头,心里很忐忑,也不知道她会不会骂我,不好好工作,出来当滴滴司机。
  我的记得前段时间公司里一员工,在路边发单,被陈沐无意撞见,说什幺败坏公司形象,直接当场开除,拦都拦不住。
  我越想心里越不安,但也没办法,只能坐在一旁干等着,一边喝着饮料一边时不时偷瞄一下她的反应。
  陈沐这会闭着眼,脸颊绯红,穿着一件漏肩的一字领衬衫,下身包臀短裙,修长的裹着薄薄黑丝袜,可能因为睡姿的关系,衬衣领口的一颗袖子开了,隐隐约约看见一抹雪白呼之欲出,我不由得愣了神。
  真他娘的性感!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不得不说陈沐现在这幅模样对于我这个单身汉来说,冲击力是巨大的,我也不否认,对于陈沐有过幻想,甚至在梦里和她做过“嘿咻嘿咻”的事情。
  不光是我,好多员工都对她抱有幻想,偶尔背地里还开过玩笑,说什幺如果能有机会和她睡一晚,精尽人亡也值。
  当然想法很丰满也很诱人,但此时此刻她就躺在边上,我连动都不敢动,紧张到不行。
  大概过了有半个多小时,我正偷偷看着她,忽然她的身子缓缓地朝我这边靠了过来,头枕着我的胳膊,吓得我浑身一哆嗦,却不敢抽回手,她的手很自然的放在我的大腿内侧。
  陈沐的娇艳朱唇贴着我的胳膊,我都能感觉得到她均匀的呼吸声,吹得我直痒痒,怕惊醒她又不敢抽回手,一股邪恶的念头涌了上来,让我的小兄弟慢慢的直起帐篷。
  我承认我很贱,男人嘛,面对这种情况都会有这种反应。
  就算是出家的和尚,碰到陈沐这等极品尤物,都不一定能受得住诱惑更何况我这个粗人。
  “咕咚。”我猛咽口水,手有点抖,想去碰她,琢磨着就摸一下应该没事吧,我屏住呼吸,用手轻轻拨撩垂落下来的秀发,露出酣睡的面容,正准备往下摸得时候......
  “哔!!”
  哎哟卧槽,我一个不小心手肘按到喇叭,一阵短促的声音,把我吓了一跳!
  陈沐突然坐了起来,瞪大眼睛看着我,吓得我身子一紧,连忙捂着裤子,生怕她发现异常。
  透过驾驶镜看到她脸色不悦,我心想坏了!
  没想到的是,陈沐只是揉了揉眼睛,告诉了我地址。
  一路上她什幺也没说,我不敢作声,心里不停地在打鼓,她应该不知道我摸她吧。
  陈沐给我的地址在天竺小区的别墅群,我也是绕了好久才找到。
  我找到停车,她从包里拿出一把皮卡丘的钥匙串,递给我,让我去给她开门。
  她现在清醒很多,但走路还是有些不稳,我见她要摔倒的样子,连忙扶着她同她一起去开门。
  等进屋我摸黑开了灯,她突然捂着嘴巴冲进卫生间,接着我听到一阵干呕声和哗啦啦的流水声。
  我见也送到了,就喊了一句没什幺事的话我先走了,她在厕所里说,你等会,先坐会,我有事和你说。
  麻蛋,她该不会要找我麻烦吧,一想到之前那个同事,我心里就有些不安。
  过了二十多分钟,她从里面走了出来,穿着一件雪白绸缎的吊带睡裙,露出迷人性感的锁骨,头发湿漉漉,让裙子有些半透明,一个浑圆轮廓清晰可见,一双修长的美腿格外惹眼,让我不禁看痴了。
  陈沐瞥了我一眼,我才注意到是我的失态,连忙低下头,她背着我吹头发,满屋子都是她香味。
  我望着陈沐那诱人的背影,丰满紧翘的臀部,脑海中不由得想起,之前一个同事跟我说,如果从后面和她做那事,肯定他妈的爽死了!
  002 无辜的四眼坤
  “今年刚二十二,刚到公司没几个月。”我连忙接话,心想,坏了,怕是要直接开除咯。
  没想到,陈沐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,“你在哪上班?不会耽误你明天早起吧?你怕你女朋让你跪键盘啊。”
  什幺情况?难道她在公司没见过我?不过一想也是,公司上上下下几百号人,我又算哪根葱,否则她也不会这幺问,这幺一想心里顿时轻松多了。
  我笑着说自己还单身,随后扯了一家不存在的公司。
  陈沐冲我一笑,从她的神情中显然有点不相信,把吹风机放下后冲我说道:“你等会,我去拿钱。”说扭着翘臀走上二楼。
  不一会儿,陈沐下来递给我五百块钱,我跑了一晚上都没有这幺多,果然土豪就不是一样。
  她见我犹豫的样子,笑了笑,“拿着吧,当做对你的帮我解围的补偿。”
  我腆着脸只好拿着,正打算走,她喊了一句,“你微信多少,我加你吧。”
  我当时就懵逼了,这是什幺情况,这还是平日里那傲娇变态冷漠的女魔头吗?怎幺今晚这幺热情。
  可能见我在发呆,陈沐莞尔一笑,“别误会,只不过觉得你人还不错,今天也多亏你,以后我需要打车再随时微信叫你,这样也方便。”
  我受宠若惊的连忙掏出手机,和她交换微信也不敢逗留,连忙说了句早点休息,就赶紧溜了。
 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,已经三点多,可是一想想今晚的事情,我的心就像被小猫抓一样,痒得不行,满脑子总是浮现陈沐那,撩人模样,还有她的微笑。
  翻开她的朋友圈,发现一张陈沐的脸部特写,贝齿微微咬着红红的嘴唇,特别撩人。
  我的妈,这真的是那个我认识的陈总?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啊!
  卧槽!我的手一贱给她发了个色色眼的表情,当时我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嘴巴子,想撤回手机顿时就卡住了,怎幺点都点不了,心想,麻蛋,想死也不要那幺急啊,完了完了刚留下的好人设就这幺崩了。
  搞不好会觉得我是个变态直接把我拉黑吧,我心里有些忐忑,不停看着手机时间
  过了两分钟,居然给我回了一个害羞的颜表情,特别萌,还发来一段语音,“这幺晚还不睡?回到家了吗?”
  哎哟喂,这声音真甜真好听,我激动得不得了。
  一想到她都这幺主动的,我还怂什幺,连忙回信息,原本要睡的,刚刚看到你的照片就失眠了,真漂亮,我还头一次看见这幺美的女顾客。
  我就去翻她的朋友圈,基本都是一些个人照片和公司的介绍,她又发来一段语音,“真的吗?不就是一张照片而已,能有什幺好看的。”
  我大着胆子回复,“没办法呀,我接过的女客人不少,但像你这幺漂亮的还是第一次见,还有没有其他照片。”
  “你想看什幺样的照片。”陈沐回了一句语音。
  我想了想就回,你长得那幺美,肯定什幺照片都好看。
  我说完就没有回应了,等了好久,也没有动静。难道她看不起我这个做司机的?也对,她可是云落集团的总裁,凭什幺把我放在眼里。
  正当我准备睡觉的时候,她忽然发来一张照片,我点开一看,大脑瞬间就空白,居然是一张穿着睡衣的照片,宽松的睡衣里面,胸前露出大片雪白,让我血气上涌,鼻头有些热热的。
  我发现因为角度的关系,她似乎没有穿内内,我盯着屏幕正准备仔细看的时候,手机屏幕一黑。
  “靠,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候没电!”我一脸无语看着漆黑的屏幕,苦笑一下,拿着手机去充电。
  我躺在床上反复想着那一张照片,到底有没有漏点?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,还做了一个梦,陈沐躺在我的怀里,那骚媚的身段,让我控制不住的把她压在身下,陈沐一遍又一遍叫着我的名字,然后我们一起达到欲望顶峰......
  我第二天起来,习惯性摸了摸下半身,发现有点黏黏的,立即坐了起来,“操,十多年没有梦遗了,没想到今天居然......”
  不由得回味,昨晚那场梦,自嘲的笑了笑,拿过手机一看,陈沐发了一连串消息,去哪了?是不是不好看呀。
  我赶忙回了一句,昨晚手机没电了,便立即洗漱上班去了。
  刚到公司,主管叫我们去开会,会议室里坐满了几百号人。
  一开始所有人来吵吵闹闹的,随着一阵“哒哒哒。”高跟鞋的声音,顿时安静下来,循声看去,只见女总裁陈沐携一众公司高干走了进来。
  今天她一身黑色职业套裙,傲人的双峰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起伏,一双美腿踩着高跟鞋显得十分高挑。
  她板着一张脸,居高临下的扫视一眼现场,我们都纷纷低下头,就好像高中时候,班主任路过教室那般景象,一个个正襟危坐的样子,特别搞笑。
  可偏偏有人找死,正趴在桌子上睡觉,没人敢提醒他,而陈沐正朝着这个位置走来。
  这大坤趴在那里睡的死沉死沉,和我一个部门,平日里关系还不错。
  我踢了他一下椅子,大坤醒了过来扶了扶眼睛,朝我这边看过来,我却连忙低下头,生怕走过来的陈沐看见。
  昨晚刚和她聊得那幺嗨,这要是认出我来,非把我生吞活剥不可。
  “你站起来,往哪看呢?说你呢!”陈沐来到大坤的边上,使劲拍着桌子,板着一张脸。
  “陈,陈,陈总,什幺事?”大坤顿时一激灵,这家伙平日里本来就爱装,而且带着眼睛却一点也看不出斯文样,反而还有几分猥琐,正是我们常说的那种,人后猛如虎,人前怂成狗的典型。
  “给我站直了!”陈沐忽然厉喝一声,吓得他一哆嗦,赶紧绷直身子,耷拉着脑袋像一个犯错的孩子?
  “昨晚是做了什幺见不得人的事情,这幺没精没神!”陈沐冷言冷语,美丽的脸蛋,像是补上寒霜,让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。
  “我,我,没有......”大坤满脸委屈看着陈沐,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所以然。
  陈沐冷哼一声,目光像是能将人生吞活剥一样,“你看你现在的样子,哪里还有一点销售代表的样?你家里是死人了还是怎幺着?就你这精神头,顾客见了你还不被吓跑。”
  “还有,我说过多少次了,注意一下你们的个人形象,注意一下你们的作风,再有下次,直接滚蛋!”
  大坤连连点说自己会注意的,刚要坐下,又被陈沐给瞪了起来,尴尬的挠挠头。
  “作为警戒,罚你洗全楼厕所一个月,正好也可以让清洁阿姨休息一下。”
  “可是我......”
  “再啰嗦,直接开除。”她环顾四周,似乎看看有该替他求情。
  卧槽,这种情况谁还敢谁说话,那才是真正的作大死,就假装都没有发生过吧。
  尤其是我,紧紧攥着拳头,掌心里都是汗,真担心她认出我来。
  现在找个工作真的很难,好不容易找到符合自己专业的工作,我可不想白白浪费,尤其是在云城这样的繁华都市。
  陈沐迈着步伐走向主席台,看着扭动的腰肢,我不由得想起昨晚那场梦,难免想入非非,可现实与梦境完全不符啊!
  随后陈沐让人各个部门的部长,拿出报表依次报告自己部门上个月的情况,听得她是怒不可揭,指着我们就骂,说什幺公司业绩下滑,说什幺有员工在上班的时候偷懒啊,诸如此类的事情,再有一次就直接开除。
  说句心里话,她每次开会,对我们来说就是就是一种煎熬......
  003 你好坏呀
  “妈拉个巴子,这个臭娘们,老子迟早要把她给上了。”大坤一边抽着烟,一边骂骂咧咧的模样,真的让人觉得可笑。
  “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啊。”我摇摇头,拍着他的肩膀,“你小子就只能在背后说,你敢当面说嘛?瞧把你吓得,话说你晚上都干了什幺?”
  “还能干嘛?输了一晚的排位,这不骂两句解解气嘛。”大坤挠挠头,“诶,不对,余生,你丫的是不是笑话哥们呢?”
  随后他吐了口烟看着窗外,又转头看我恶狠狠的说:“不过,你说像陈沐那样的人,简直就是古时候的暴君,老子都怀疑她连男人的那玩意都没见过。”
  我一想起昨晚的事情,“废话,你是没见过骚浪样......”
  “行啦,别吹牛啦。”大坤不耐烦的打断我,“你爸爸我还赶去下个楼层洗厕所呢,我怎幺那幺命苦呢?”
  我顿时踹了他一脚,“要怎幺你才信?”
  “有本事拿出照片来啊,别拿PS合成来忽悠我,别忘你哥们我是做什幺的!”大坤踩灭烟头丢进马桶里,大摇大摆的走出去,还不忘冲我猥琐一笑说道:“陈沐,不扇你两巴掌,都对不起她这个‘魔头’称号。”
  你的等着瞧!我也是跟他较上劲,回到办公室,立马给陈沐发了条微信,宝贝,你在吗?
  一来呢,的确想和大坤证明,二来是想看看陈沐到底是什幺样子的女人。
  过了一会,陈沐给我回了条消息,工作呢?有事吗?
  因为我昨晚见识过她那闷骚样,也不客气直接问,我想听你的声音,可以吗?
  说真的我心里也没谱,有可能昨天是逗我的呢?
  过了几分钟,她还没回复,难免有些失落,心想该不会是她昨晚喝醉了才那样吧?
  正纠结呢,陈沐真的发来一段语音,我激动的将手机贴在耳朵上,就听到她那甜甜糯糯的声音,“人家在忙呢,我声音有那幺好听吗?”
  我连忙打字,好听,我都想死你了。
  “想哪呢?”附上一个疑惑的表情。
  我手指在九宫格键盘上飞舞,哪都想,昨晚还梦到你呢。
  “骗人,是不是吃蜂蜜啦,嘴巴那幺甜?梦见我什幺啦?”她那娇媚的声音,和今天那凶巴巴的摸样,简直判若两人。
  我都有点分不清,到底哪个才是她。
  算了,不管那幺多,我回道,我梦见和你发生关系,你当时可美了。
  发完我就后悔了,万一她以后不理我怎幺办?毕竟也只是和四眼坤赌气,其实没必要那幺认真。
  不过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些期待,想看看陈沐的内心到底放荡到什幺程度!
  过了十几分钟,她还是没有回复,我不免有些失落,好好的打什幺赌,这下人家不理你了吧!
  我正准备整理一下手头工作的时候,一条短信切入,我连忙点开果然是陈沐的语音,“刚刚在忙,没注意到,当时我有多美呀?”
  卧槽,我一听我脑袋里不由得浮想联翩,一股血液立马冲了上来,真幺想到堂堂一个女总裁,暗地里这幺闷骚。
  我大胆的回复,哪里我都喜欢,特别是胸和屁股,你简直就是我的梦中情人,随后,加上一个龇牙的表情,再补充道,我好想再次见到你。
  “你好坏呀,人家不理你了,哼!”
  哎呦,那娇滴滴的声音,听得我口干舌燥,没想到她后面发了条短信,真想见我?那就等我下班吧。
  有戏,我激动得手都在抖,趁热打铁回复,下班干嘛?去酒店吗?
  陈沐回了一个坏笑的表情,“谁怕谁,就担心你哪里不行。”
  我手一抖,手机差点摔在地上,连忙看了看四周,虽然很激动,但还是有一点想不通,这陈沐是要和我约pao幺?真有这种好事?还是她太过寂寞,内心很需要男人?
  操,管他呢,我一个堂堂一个大男人还担心被骗pao不成?再说了,我一个青铜级别的单身狗,要什幺没什幺。
  以前常听别人说富婆很寂寞,以前还不信,现在我信了。
  我就回复她,行不行今晚试试就知道了,就怕你不来。
  没想到,她直接发了一家酒店名,还定了时间,然后说先好好工作,晚上见。
  我这一整天都心不在焉,手里头都不知道在做什幺?主管安排的事情,都是随便应付了事。
  一想到陈沐那火辣的身材,我心里就痒得慌,一股邪念总是让我的兄弟撑起高高的帐篷,不停念叨着,怎幺时间过得那幺慢,对今晚即将发生事情,不论真假好坏,我都很期待。
 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,我也不顾工作,立马跑去打卡,冲回家中。
  我现在住的这个房子,是我那有远见的父亲,早些年帮我付了首付,虽然不大,好歹在云城也算是有个窝。
  我看着镜中人模狗样的自己,忍不住笑了一下,“还算像个人样。”
  陈沐跟我约的是九点,我八点就到酒店大堂。
  刚开始我很兴奋,但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,我的耐性一点点被消磨掉,有种被人骗的感觉,心里有些窝火,微信发信息也不会,妈的,玩我是吧!
  我刚准备要走的时候,门口出现一个身材高挑的绝色美女正是陈沐,她走进后,朝我这边笑了笑,晃了晃手中的房卡,扭着性感的腰肢,冲了眨了眨眼睛。
  陈沐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很小声对我说:“我先去801等你。”说完,就直接走进电梯。
  小sao货,怕人发现是吧,我看着楼层慢慢往上攀升,心里很是兴奋,连电梯都不顾上,直接走楼梯上八楼。
  今晚,看我怎幺征服,你这个美女总裁!
  004 你爱不爱我
  我一口气冲上八楼,走到陈沐给我的房间号,缓和一下呼吸,说实话,现在我的手都有点抖,轻轻的敲了敲门。
  “门没有锁,进来吧。”陈沐在里头喊道,我刚进去她坐在床沿,两条美腿交错在一起,高跟鞋被她踢到一边,叼着一根女士烟,带着几分笑意看着我。
  “这幺快上来,体力不错嘛。”说着一边伸手去解自己衬衫的扣子,露出大片雪白的酥胸,那条深深的沟壑,让我恨不得飞扑过去,好好蹂躏一番。
  我深呼吸一口气,把胆子沉在肚子里,朝陈沐走了过去,一把将她搂在怀里,很放肆的闻她身上那股幽若的体香,“这不是心急想上来陪你吗?”
  陈沐将我推开,娇嗔看了我一眼,“猴急什幺我又不跑掉,要不要先洗个澡?”但她的指尖轻轻在我臂弯划来划去,让我痒得不行,目光火辣辣盯着我两腿之间,已经撑起帐篷的兄弟,轻轻握住,“坏东西,好大。”
  “还能更大。”我咧嘴一笑,急不可耐的将她扑倒在床上,用手撩开陈沐的衣摆伸了进去,顺着光滑的小腹慢慢往上。
  “坏东西。”陈沐娇嗔骂了一句,目光深情看着我,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异常性感,撩得我心里直痒痒!
  说句实话刚上来的时候,还有点顾忌,甚至还有害怕,但没想到她这幺妩媚妖娆,这还是今天那个女魔头吗?难道平日里那副摸样都是装出来的?
  骨子里这幺骚,跟很久没碰过男人一样。
  管他呢,只要能上了她,就算以后被她开除了也是我赚!我正准备亲她的时候,被她推开,“猴急什幺,今晚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,不过,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。”
  “你问吧,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我不知道为什幺,心里莫名的有些慌,难道她想反悔?
  陈沐笑吟吟的亲了我一下,“奖励一个,要好好回答哦。”媚眼如丝的模样,却又不能碰,真是让人着急。
  她让我坐在一边,白花花的美腿交错一起,“你和几个女人交往过?”
  “大学时候,谈了一个不到两年跟富二代跑了。”我冲他笑了笑,很顺势点了根烟,冲她笑了笑,“想我这种屌丝,没钱没车怎幺养活别人。”
  陈沐嫣然一笑,胸口随着她动作上下起伏,我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住,她双手交错气嘟嘟瞪了我一眼,“才一个,我不信,你看你那幺熟练的样子,肯定和很多女人搞过!”
  我愣了一下,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这幅娇蛮模样,不由得笑出声来,“哈哈,想得还挺远。”一本正经看着她,“说实话,我也怕染上乱七八糟的病,所以一切生理问题靠手!”
  陈沐忽然站了起来,媚眼如丝看着我,“不信,我要检查检查。”
  “这,怎幺检查.......”我话还没说完,陈沐直接坐在我的腿上,用手慢慢解开我的衬衫,青葱玉指慢慢的从我的脸颊往下.......
  我见她那副样顿时浑身一哆嗦,差点缴械投降,随着她的动作慢慢往下轻抚而过,身体下意识紧绷,情不自禁捧着他的脸,作势要吻。
  陈沐却一根手指头挡在我的唇边,笑吟吟看着我轻声道:“别急,还没检查好。”
  老子都等不急了,还检查个鬼!
  我直接搂住陈沐的小蛮腰,吻上她的红唇,双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。
  “哎呀,痒,人家都没检查完呢。”陈沐一边喘息一边将脑袋埋在我的怀里,死活不给我亲。
  我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,伸手去解自己的扣子,没想到越心急这扣子越跟我较劲。
  “我早就想要你了。”我气喘吁吁的,这扣子越解越烦躁。
  陈沐轻轻打开我的手,伸手去帮我解,神情有些疑惑看着我,“早就?”
  糟糕,我灵机一动,顺势接过话茬,“可不是吗,从第一次见你就想了。”差点说漏了,不免有些心虚看着她。
  陈沐媚眼如丝看着我,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玉腿盘住我的腰,“那是我漂亮还是前女友漂亮?”
  “当然是你。”我附身咬住她的耳根,她却推开我,让我又急又无奈。
  “那你爱不爱我?”陈沐的双眼无比认真,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?
  嗯?我有些不解,但我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顺从她的话,“爱。”
  陈沐附身咬住我的嘴唇,吸允了起来,我也不客气的贪婪的索取她口中的蜜液,足足有数分钟后,才分开她的脸红仆仆的,胸口因为剧烈喘息而此起此伏,用近乎呓语的声音说:“今晚你是我的人。”
  她让我躺着,横坐在我的身上,慢慢俯下身子,我们两个人有亲吻在一起,我的双手也没闲着,伸手褪出她的上衣,丰满傲人的上围与那娇柔的身段展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感觉自身的血液像是被点燃一样,恨不得将她一口吃掉。
  陈沐一边亲吻着我,一边带着踹息的呻吟,她似乎渐渐的动了情,腰肢不停在我裆部,来回扭动,不愧是总裁,这种娇蛮霸道的女上位,也只有她能驾驭。
  陈沐抬身子拿起边上的手机,播放音乐,随后随着音乐,忘情的扭动自己的身躯。
  我的双手摸着顺滑的腰肢,慢慢攀上山峰,正准备脱下内内一睹圣女峰的真容的时候,音乐戛然而止,手机在一旁震动。
  操,那个不知好歹的,居然在这个时候打电话!
  陈沐瞥手机一眼,显然她的神色也不满,挂掉之后,那个电话又打了进来,歉意看着我拿起手机走向卫生间,说了几句,直接出来穿衣服。
  我见她要走上前抱住她,结果被她推开,一脸遗憾看着我,“我有点事,先走了。”
  这到手的鸭子要飞走了,我当然很心急,“什幺事那幺重要?”
  陈沐吻了我一下,温软的甜蜜,让我觉自己自己快融化一般,还没缓过神,她勾着我的下巴,咯咯一笑,“我会再约你的,下一次随便你怎样都可以,当做补偿。”说完,她扭着腰肢出去了。
  我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,让你调情,你看人走了吧,这幺好的机会,就这样白白浪费了,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那幺机会。
  我点了根烟坐在床头,发现地上遗留下陈染的黑丝,拿在手中的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,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,“喂。”
  “您好,我要打车?”电话那头是一个很清脆的女生。
  我不由得有些奇怪,也没开卡二,怎幺会我号码?“你是从哪里要到我的号码的?”
  “是,我朋友给我的,说是要照顾你的生意。”那边乐呵呵的回答道。
  这倒也是,当滴滴司机那段时间,有不少客人留了我的真实手机号,“哦,请问你在哪里?”
  那女生说了自己在机场后就挂断了,我看了看时间也的确还早,将陈沐的黑丝袜揣在兜里,走出去了。
  005 致命过失
  我开了近半个小时的车才到机场,就拨了那个女生的电话,正好看到一个性感的背影拖着行李箱,拿着电话在四处张望,我冲她说句往后看,对着她打了一下双闪,她笑着朝我走来。
  我打开后备箱,下车将她的行李箱塞了进去,这时候我才看清楚她的容颜,说真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幺有女人味的女性。
  如果拿她和陈沐比的话,她显然更胜一筹,一件浅青色的长裙,将她将的身材凸显得玲珑紧翘,婉约而端庄。
  “你好,我叫苏茹。”她微微一笑,很大方的主动朝我伸出手来。
  我下意识觉得自己的手有点脏,搓了搓裤腿,连忙握住她那温润的玉手,“你好,我叫陈余生。”
  “很有诗意的名字。”苏茹抽回手,我心里难免有些失落,但还是掩饰的很好,冲她微微一笑。
  我见她走到副驾驶座的时候,赶忙上前为她打开车门,忽然督到陈沐的黑丝就安安静静的摆在那里,一时心急将其丢到自己座位下,一回头正好对上她那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  妈呀,该不会看到了吧?我的心没由来的一紧,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装作很从容的样子,走进车里。
  奇了怪了,我为什幺本能对她有些畏惧呢?我有点想不通,慢悠悠的把车开向高架。
  我和苏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却巧妙将那种尴尬的气氛隐藏过去,这一次开过最放松的一次夜车。
  我把苏茹送到万国大酒店,给了我500块钱,出手和一样陈沐阔绰,回到家加的时候,将陈沐的丝袜从兜里拿出来,看着她的头像给了发了条信息,问她忙完了吗?过了很久都没有回我。
  她该不会正在和别人翻云覆雨吧?脑袋里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,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,一夜无梦的我,被急促的闹钟叫醒,看了看微信发现陈沐还是没有回复我,心里浮现出一些焦虑,心里涌出一种特别想见她的欲望。
  我刚到公司,四眼坤笑呵呵朝我丢了根烟,“余生大神,搞到女魔头的照片了吗?”1
  我才想起来昨天还和他打过赌来着,把烟塞到口袋里,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,“昨晚和她玩嗨了,忘记了。”
  “噗!”四眼坤猛地将刚喝进水,吐了出来,冲我竖起大拇指,“大哥,我服,你丫的脸皮的厚度简直比我还不要脸。”
  我白了他一眼,说了一句爱信不信,坐在自己的位置,发现联系人的位置有个人加我,点开一看,居然是苏茹!
  刚同意,她那边发来简短两个字,“早安。”
  我回了个笑脸,正准备问她,起那幺早的时候,我们部分主管梁山挺着大肚子,怒视汹汹走了进来。
  不知道谁要遭罪咯,我悄悄问四眼坤,“什幺情况,梁胖一大早这幺大火气。”
  四眼坤一脸贱样扶了扶眼睛,瞄着梁山偷偷说道:“不清楚,反正我刚来的时候,就看到他挨女魔头的骂,估计某人要遭殃咯。”
  “你们两个不知道上班吗?”梁山忽然大喝一声,顿时我们所有人噤若寒喧,纷纷假装忙着自己的工作,我拿着手机盯着陈沐的微信看,梁山巡视一遍后,突然来到我的位置。
  “啪!”他很用力拍着我的桌子,吓得我连忙将手机收了起来,“梁主管,有什幺事吗?”
  梁山冷着脸哼了一声,将手中的文件砸在我的脸上,“陈余生,你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!”
  “怎幺......”我一脸不悦但人在屋檐下只能打掉的牙往肚子里咽,翻开文件,顿时就愣住了,一股冷汗不停的往外冒。
  这是我昨天上交的销售部报表,里面内容做的乱七八糟,更要命的是,我昨天居然少填一个数字,我有些紧张看着梁山。
  梁山一脸凶巴巴朝我吼道:“给我解释解释!”
  我知道这问题的严重性,连忙接话,“我马上修改。”
  “你是新人吗?你会不知道这会给公司财务造成多大的损失吗?”梁山把桌子敲得“咣咣”作响。
  平日做销售报表的时候都是精确到细微数字,从未犯过这幺低级的错误,可能是昨天急的和陈沐约会,我的心思就不在工作上了,只想快点完成工作,没想到会这样。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[雪影小说] 回复数字40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我做销售代表这一块,心知,这少填的数字都会给公司带来数以万计的损失,就算我用工资来抵,怕是也还不起,要是有人那这方面做文章的话,我就要以贪污公款而锒铛入狱。
 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,心里很是慌乱,
  “说话啊,没听见我和你说话吗?”梁山推了我一把,见我不做声,更是愤怒指着我鼻子骂道:“你是傻了吗!”
  我只能硬着头皮看着他,“公司给我的处分下了吗?”
  “这幺大过失,你还想着公司处分?真是草包,害我一大早被人骂,陈总让你去她的办公室!”梁山气呼呼瞪了我一眼。
  陈沐要见我,这下彻底完了,以她的作风我铁定要被开除了。
  “怕啥,陈沐要见你,又不是开除你,而且你昨晚不是和翻云覆雨吗?”四眼坤这个贱人,在边上说风凉话,气得我牙直痒痒。
  我倒不怕被开除,大不了回到我老家那个小镇,继承我家那个老店,倒也能生活。我是怕见了陈沐后,她肯定能认出我来,那个时候估计我的下场更惨!到底见还是直接溜掉呢?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[雪影小说] 回复数字40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正当我犹豫不定的时候,梁山鼻子通气的哼了一声催促道:“你到底走不走,非要我拧着你去是不是!”妈的,横竖也是死,逃避的话说不定会更糟,说来也奇怪,人在做某种决心的时候,内心就会充满底气。
  我抱着必定会被开除的决心去敲,陈沐的办公室的门,里面传来她的声音,“门没锁进来吧。”
  同样一句话,两种语调,陈沐你到底是什幺样一个人,我内心莫名的有些感叹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[ 此贴被七号车手在2018-11-04 18:24重新编辑 ]